航天科普
基础知识
太空探索
卫星及应用
运载与发射
载人航天
航天词库
航天计划
航天英雄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航天社区  >>  航天科普  >>  太空探索 >> 正文
库木塔格沙漠的神秘来客:新乡印染厂“杀人往事”_百度知道
来源: 新闻网     日期:2019-03-17     字体:【】【】【

原题目:库木塔格沙漠的神秘来客:新乡印染厂“杀人往事”

9月29日上午,库木塔格沙漠刮起了沙尘暴,一支越野车队停在了飞沙之中,车辆打着双闪,窗门紧闭,能见度仅有15米左右。

位于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鄯善老城以南的库木塔格,在维吾尔语中是“沙山”的意思,相比其他沙漠,这里的沙子特殊细,没有一点杂质,车友们以为它是天下上最好的穿行沙漠。

风沙在下战书平息,沙漠也归于平静,车队继续行进,直到在距离营地三公里的沙漠要地,一具男性遗体进入越野队的视线——

遗体已经风干,只露出了头部和左脚,躯干被掩埋在黄沙之下,就像笼罩着黄色棉被。

在遗体旁的小包中,队员们发现了一把叉子、一张银行卡、现金若干、一张驾驶员交通违法积分卡和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于2011年管理,姓名叫李水师,1965年11月9日出生,家庭地址为河南省新乡印染厂眷属院。

队员将证件带出沙漠后报了警。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连带陪同它愀然逝去的旧时光也由此启封。

新乡印染厂

早在2015年10月,身份证上的“李水师”重新乡印染厂眷属院脱离后便失去了音讯。眷属在多个寻人网上公布了寻人启事,对他的形貌为“身高183厘米,五官规矩,浓眉,一只脚微跛,性格内向,河南新乡口音,有时讲通俗话,有神经病史”。

现在,李水师的身份证泛起在了距离眷属院2780公里之外的沙漠中。新乡警方已接到新疆警方的协查转达,通知李水师的支属前往新疆举行DNA信息比对,以确认死者是否为李水师。

李水师 受访者供图

新乡印染厂的前身为河南省劳改印染厂,1953年建立,位于现河南省新乡市东部郊区,紧挨当地的母亲河卫河。

几年后,印染厂更名为河南省地方国营新乡印染厂,一直到2004年停业,这家工厂生产谋划了60多年,养活了三代人。

李水师的父亲李天顺属于第一代,早年他就在新乡印染厂事情。这时间厂子里有来自上海、江苏的手艺职员,也有退伍武士、农民和被释放的劳改职员。

他们大部门住在印染厂东侧的眷属院中,早年都是砖瓦堆砌成的平房,门前笼罩着土路。从李天顺家走到印染厂大门,约莫需要10分钟。

通往印染厂的大道。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多位熟知李水师家庭情形的眷属院住民回忆,李天顺和妻子屈桂荣无法生育,便从外面抱养了两个孩子,姐姐叫李海清(假名),弟弟叫李水师,姐弟之间也没有血缘关系。

虽然不是亲生,但老两口对两个孩子疼爱有加,尤其是李水师。

从小和李海清一起长大的玩伴刘春华(假名)说,她们两家人离得特殊近,只隔了两排屋子,经常相互串门,一起玩耍。技校两年,她们照旧同班同砚。事情后,刘春华和李水师还在统一车间。

“我从小看着李水师长大的,可乖可听话,他爸妈可疼他了。”刘春华说,小时间的李水师灵巧内敛,不爱语言。每次李海清领着她去家里,李水师就在一旁看着,从不喧华。刘春华以为,李天顺伉俪甚至有些偏幸李水师,给他吃好的穿好的,以是她有时间会多看护李海清一些。

现在的印染厂眷属院热闹特殊。 汹涌新闻记者沈文迪 图

在上世纪70、80年月,印染厂从托儿所、小学、初中、技校,抵家属院、医院、菜市场一应俱全。

今年64岁的卢铁生(假名)形容,那时间的眷属院就像一个小天下,纵然人们不踏出眷属院大门,生涯依然可以有条不紊地运转下去,然后下一代循环往复。

李水师正是云云。

他虽不是出生在眷属院,但前半生都围绕着眷属院——邻人老杨说,李水师被抱回来的时间还不会走路,他小学、初中、技校都就读于眷属院的学校;1985年,20岁的李水师被分配到了印染厂漂练车间,他的事情就是给布料印染上色;几年后,李水师和同车间、同班次的同事王桂花(假名)相知趣恋,婚后生育了一个女儿。

和李水师一样,刘春华也在印染厂遇到了自己厥后的丈夫张保元。在卢铁生的影象里,作为第二代印染厂人,他们刚到场事情时物资匮乏,信息闭塞,逐日的生涯围绕在印染厂和眷属院睁开,日子清苦而又死板,关闭却又容易知足。

直到厘革来临。

新乡印染厂眷属院一景。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国企革新

卢铁生1979年退伍被分配到了印染厂做工人,厥后成为印染厂的一位向导。现在的他已经头发花白,体态发福,爬几层楼就会气喘吁吁。

他回忆,或许在81、82年,印染厂是新乡第一纳税大户,眷属院三层以上的楼房都是在80年月厂子经济效益最好的时间盖起来的,那会厂里最多有2600人。

从南门走进眷属院,左右双方均是五层楼房,约莫有16栋左右,再往北均为三层小楼宁静房。李水师一家厥后也搬进了楼房,卢铁生的家距离他不远。

天天早上五六点眷属院就醒了,工人们吃完早饭,再把午饭准备好,装进铁盒子或者饭缸,随后就急忙出门。

400多个工人清早从眷属院蜂拥而出,步行前往印染厂。一起上全是穿着藏青色和灰色厂服的工人,拎着饭盒或者明白馒头,遇上了熟悉的人便打个招呼,边走边说,脚步丝毫没有放慢。

7点30分,厂子里的广播最先播报最近厂里发生的事或宣讲国家政策,隔着很远就能听到。而“大队伍”所经之处,灰尘飞扬。直到今天,厂子门口的大路上还铺满了煤渣,人群经由都不住地捂着口鼻。大路双方的树木枝繁叶茂,让通往印染厂的大道看上去有些阴郁。

8点,早班的工人接过上一班工人的活儿,在车间里最先了一天的事情。卢铁生先容,其时印染厂生产的布料有出口也有内销,在企图经济时代,事情都是摆设好的,鲜有竞争意识。

在1979年,他一个月能拿36元,1982年涨到60元,1996年200元,增幅越来越大,但也只是工薪而已。

李水师、王桂花、刘春华等人这些印染厂的子弟,在家人或媒妁的摆设下相互见个面,没什么大问题的话,很快就会结为伉俪,延续下一代。

卢铁生用“关闭”一词形容那时间工人们的心态——过日子只求养家生活,不看书不读报,鲜有人去相识外面的天下;男子喝酒打牌,女人打骂骂街,是眷属院里为数不多的消遣。

转变发生在上世纪90年月,国家掀起了国有企业革新的浪潮。

“为什么要下岗?人多了,厂子效益又欠好,必须要精简职员,提高效率。”卢铁生回忆。

在新乡印染厂革新的前夕,没有几多人注重到革新会带来什么结果。直到有一天工人们发现,自己可能随时被组长叫去谈话,然后被见告明天不用来上班时,他们最先慌了。

卢铁生亲眼见到,有的人最先给向导送礼,烟酒、糕点,没事就请向导用饭;有的车间里的工人事情更起劲了,希望自己能够留下来。也有一部门人,最先走出眷属院,另谋出路。

《中国统计年鉴》显示,我国原有国有企业的职工1.1亿人,1998年国有企业职工人数为5200万人。这是第一轮下岗潮。

李水师熬过了下岗潮,他在2001年被上级调到印染厂守卫处护厂队,从事安保事情。而刘春华的前夫张保元曾经是一名武士,也于2002年从分厂调到护厂队。

印染厂守卫处关于李水师事情体现评价。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卢铁生说,其时厂里时有发生偷窃布料事务,以是抽调了一部门人,大多是当过兵或者人高马大的,组成护厂队,分两班卖力安保、巡逻。

在他看来,其时护厂队算是不错的差事,比力逍遥。不像革新后的车间工人,连着一个月天天事情12个小时,机械不能停人也不能停,中午用饭也只能端着饭缸守在机械旁,天天回抵家累得饭都不想做,仅在月末有两天休息。

外面风云涌动,印染厂的小天下也不再坚如盘石,焦虑、渺茫、躁动的是人心,直到一起命案捅破了天。

杀人事务

2003年9月初的一天,38岁的李水师和45岁的张保元例行执行晚班巡逻使命。刘春华回忆,其时另有一个叫李永田(50岁)的人与他们两人搭班,三人中李水师为组长。

那晚,李、张两人在巡逻的时间顺便到卢铁生的办公室坐了一会,两人打打闹闹。卢铁生形容李水师是个欠好讲话的人,谈锋很差,情感都在脑子里;但张保元则是大大咧咧,好开个玩笑。

其时,张保元已经和刘春华仳离,李水师和王桂花的情感也岌岌可危,张保元有时间开起玩笑来口无遮拦。

“那天两人相互拿妻子开顽笑,说我要睡你的妻子之类的,李水师又还不了嘴,只能憋着。”卢铁生说,张保元还喜欢在公共场所开这些玩笑,这让李水师大为不悦,但也没看出他有什么异常行为。

也是在那一段时间,李水师和张保元、李永田之间发生了一些矛盾。

刘春华听守卫处的职工说,有天守卫处开会,每小我私家眼前都有一个茶杯,开会的时间大伙喜欢嗑瓜子,也不知道是谁把瓜子皮弄到了李水师的杯子里,李水师嫌疑是张保元和李永田所为,三人之间发生了争吵。

事后张保元不愿多和李水师纠缠,便申请从夜班调到白班,获得上级批准。

就在张保元转班后的第三天,2003年9月8日晚8点多,上完班的他回抵家属院家中,躺在床上等刚上高一的儿子过来。刘春华说,张保元一周没见孩子了,很想他,便约孩子晚上到他家聚聚。

张保元曾经栖身的屋子。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那天薄暮6点多,李永田和妻子朱晓香(假名)正在距离眷属院5公里外的家里吃晚饭,两人聊着儿子前程了,能挣钱了,丝毫没有任何不详的预感。

李永田早年和家人也住在印染厂眷属院,但1995年他们就在外面买了房,李永田仅在值班的时间回眷属院休息。

吃完饭后,李永田去厂里上班。等晚上9点多,晚班已经最先一个多小时了,李永田还没见到李水师,便叫同事小王去李水师的家里看看怎么回事。

等小王来到李水师家,只见防盗门开着、纱窗关着。隔着纱窗,小王似乎看到李水师正在喝酒。李水师见来人便说,我马上就来,小王便脱离了。

随后两人前后脚进了印染厂,李水师见到李永田二话不说搂着他往外面走。李水师足足比李永田高了20多公分,李永田只能被动地被拽着走。

晚上9点30分,两人走到了印染厂的一处假山,四下里既没有路灯也没有人。李水师从衣兜里掏出一根烟塞进李永田嘴里,顺势掏出一把30公分长的刀捅向了李永田的胸、腹。

李永田倒下后起身想要逃跑,又被李水师追上朝着胸口猛刺一刀,随后便倒在了血泊之中,没了消息。

李水师把刀收起来,走出了印染厂;沿着天天上下班的大路走上20米,左拐进入眷属院;走了15米经由自己家的单元楼——他和母亲栖身于此;再走50米又经由一个篮球场,他和朋侪们从小在这里玩耍长大;然厥后到左手边的22号楼爬了三层来到张保元的屋内,对着毫无预防的张保元,朝其胸、腹、腿部连刺数刀。

最后在夜幕中,李水师逃离现场。在一楼,他和张保元的儿子擦肩而过。

这个孩子没有认出,眼前这个脚步急忙的男子,正是他相识已久的李水师叔叔。

行凶后李水师逃离现场。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神经病疑云”

案发后,李水师逃到了35公里外的延津县亲戚家,沿途把凶器扔到了农田中。李永田、张保元二人在被刺后均因失血性休克殒命。

2003年9月9日下战书4时,李水师在王桂花的劝说下到新乡市公安局牧野分局投案,并被刑事拘留。

在当天的询问笔录中,李水师陈述,“(你为什么要捅二人)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我的茶叶杯里,有人投放了一种颗粒物品,我喝了茶以后感应满身不惬意;再次,我的女儿最近一段时间在学校碰伤多次,我嫌疑这些事情是李永田和张保元筹谋干的。”

9月10日,李水师在笔录中说道,“我感受到李永田、张保元二人在最近十多天,在对我举行抨击、吓唬,对我的家庭组成威胁……我发现我的茶叶里被放了瓜子皮,半个月前我又在茶叶里发现有粉红的颗粒状的物品,第二天越想越气,嫌疑是他们二人给我下的毒……”

5天后,王桂花向牧野公循分局提出申请,称案发前李水师精神不正常,要求对其举行神经病判定,并提供邻人等证实李水师精神失常的证言。

9月24日,河南省神经病医院精神疾病司法判定委员会作出判定结论:李水师系精神破裂症,病理念头作案,不具刑事责任能力。

河南省神经病院判定书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刘春华和朱晓香得知后立即表现不平,要求重新判定。

11月19日,司法部司法判定中央又出具了关于李水师精神状态和刑事责任能力的判定书,判定李水师患有精神破裂症,案发时及现在均为发病期。

判定书还写道,李水师与被害人平时无宿怨,也无利害冲突,作案缺乏现实念头和目的,在神经病例症状的支配下,损失了对自己行为的识别和控制能力,判断无刑事责任能力。

司法部司法判定中央出具的判定陈诉 汹涌新闻记者沈文迪 图

但直到今天,刘春华仍坚持以为,李水师没有神经病,“他都是装出来的。”刘春华说,在案发后一个月,她来到印染厂守卫处,对方出具了一份证实并盖有公章,上面写道,“李水师事情努力自动,团结同志较好,还担任小组长,能较好地完成事情使命。事情时代未发现李水师有异常征象。”

卢铁生和李水师的一些邻人也以为很希奇,在案发之前,谁也不以为李水师精神有问题。

在随后的几年里,刘春华和朱晓香一边网络证据,一边四处奔走上访。尤其对于刘春华来说,从小看着李水师长大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曾经灵巧懂事的孩子会是一个杀戮她前夫的神经病患者。

李水师在神经病院接受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出院回抵家属院,并在新乡印染厂管理了病退,每个月发放生涯费228.17元。

这样的效果朱晓香怎么也接受不了,“我退休不干此外一个月才拿40块,他反倒每个月能拿200多?”

但她们也拿不出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来印证自己的说法。

2004年6月9日,新乡市公安局牧野分局就管理李水师居心杀人案作出情形汇报,“我局从立案侦查到委托举行司法精神判定及复核判定,直到打消案件,都严酷根据有关执法划定,依法予以管理,没有办案职员与当事人及眷属权钱生意业务等违法乱纪征象。”

新乡市公安局牧野分局出具的情形转达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2005年6月7日,新乡市公安局向《新乡日报》群工部回复了关于李水师案件有关情形的函,对案件的基本情形和后期侦办情形,以及受害者眷属上访反映问题查真相况一作出回复,同时在昔时5月26日收到了来自北京市精神疾病司法判定委员会、北京安宁医院神经病法医学判定书,得出的结论为:李水师医学诊断为精神破裂症,无刑事责任能力。

三次判定后,朱晓香放弃了,除了印染厂给出的4万多元工伤赔偿之外,她打了一场民事诉讼获得了1万多元的赔偿。朱晓香的儿子说,在他们家人心里,李水师早就已经死了。

而刘春华还在奔走,她的儿子眼见了父亲的殒命,直到今天,31岁的他仍然郁郁寡欢,无法立室。

撤案决议书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渺茫的人”

刘春华说,在案发后几个月,她在新乡市一家旅店里打工。一天,李水师和家人也来到这家旅店用饭。当李水师抬眼看到她时,头也不回地走了。刘春华这才知道,李水师回来了。

她也曾在眷属院偶遇过李水师,“我上去就问你为啥杀张保元,你瞥见他儿子没?”刘春华说,无论她怎么推搡李水师,拽他胳膊,李水师就是不语言,也不生气。“厥后(他)也说了对不起。我问他要个说法,他说没钱。”

凭据印染厂总务处出具的证实,李水师事发前和母亲屈桂荣一起栖身,衡宇产权属于屈桂荣。事发后不久,李水师和王桂花仳离,王桂花带着女儿前往郑州生涯。姐姐李海清早年也在郑州完婚定居,一年只回来频频。

除了每个月200多元的生涯费和年迈的老母亲,李水师已经一无所有。

事发后印染厂为李水师办了病退。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现在,李水师昔时栖身的单元楼里大多已经空置,纵然有人栖身,也是外来人暂时租赁。邻人们对患病前的李水师评价:内向、话少。

当李水师从神经病院回来后,眷属院的人不再和他来往,有的人畏惧他再犯病伤人,也有人只是反面他搭话,却没以为他有多大问题。

一位刘姓老人先容,她曾经还给李水师送过饭,“我其时还跟他说了,记得把碗给我,别给我扔了。但谁还会真问他要哩?”她回忆,李水师在案发后很少回家,纵然回来了,也也不跟人来往,平时要么自己买饭,要么是屈桂荣给他做。

今后,李水师曾经出过一次远门,住民们好几年没见到他。有人说,他在郑州开出租车,也有人说他去郑州找前妻了,到底去了哪谁也说禁绝。

李水师的家中已无人栖身。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刘春华声称,她曾经在郑州的一份报纸上看到,李水师跳桥自杀了,厥后被人救了起来,由于跳下去受伤了,以是他有只脚是跛的。“我看到他走路像个小老太太,厥后好点了,走路一颠一颠的。”

但刘春华已经找不到这份报纸,自杀一说也无从证实,但跛脚这个细节获得眷属院住民的印证。

住民杨大爷回忆,约莫5年前,李水师又发病了,在楼下拿着刀说要杀人。母亲屈桂荣也畏惧,跪下跟他说,儿呀,儿呀,把刀放下,你要不放下,我就死你手里了,回家吧。

等把李水师劝回家,屈桂荣报了警,民警让屈桂荣再劝说他把刀放下,这之后才把人捆住送往了神经病院。

在接下来的一个周六,屈桂荣给儿子送去了一箱利便面,晚上回抵家后就去世了。第二天李海清回抵家才发现母亲的遗体。等到办后事的时间,李水师没有加入。

另一位邻人先容,在这之后李海清把屋子租了出去,但李水师从神经病院出来后把租户给撵走了,随后突然在某天把家里所有的窗户玻璃都砸破,但到了晚上,他又用木板把窗户给封了起来,“可能是怕冷吧。”

李水师家的窗户全被打破,后又用木板封了起来。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约莫是四年前,李水师又一次脱离眷属院,不知去向,没有人再见过他。

卢铁生最后一次在眷属院见到李水师约莫是五六年前,他穿着一身玄色衣服,头发胡子还算整齐,只是眼光凝滞,连余光都看不到。旁人从他身边走过,他似乎丝绝不在意来人是谁。

“(李水师)就像一个渺茫的人,不知道自己身在那边,我想这家伙真病了。” 卢铁生感伤。

李水师家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消逝的时光

就在李水师杀人事务已往一年后,2004年6月,新乡印染厂宣布停业。

据新乡市档案馆纪录,工厂实验“停业一直产”、“职工转岗不下岗”的特殊政策,其整理组在其停业法式终结之前,已经把档案移交市国资委,市国资委又代表市政府把档案移交给了新乡市白鹭印染有限责任公司。

现在的印染厂大门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现在,这家曾盛极一时的国营工厂搬至别处,原址加入了棚户区革新企图,已被拆除,现场一片荒芜。

同样一片散乱的,另有李水师的家——房门没有上锁,约莫70平的屋子已被废弃,无人栖身。屋内没有灯光,没有家具,漆黑中只有满地的垃圾和密密麻麻的蜘蛛网。

在废墟中,有一张李水师的手刺,上面写着新乡市带肋钢筋厂,所在位于距离眷属院5公里外的善河村,上面还留有李水师的传呼。据天眼查,这家钢筋厂的建立时间在2008年,现在已经不复存在。循着这家钢筋厂法人昔时留下的电话打已往,无人接听。

在李水师的寻人网页上,一位姓王的女士留下了电话,现在拨打这个号码,电话那头的女人回说,你找错人了。在郑州市第二印刷厂眷属院李海清家,李海清的丈夫拒绝了采访。

李水师第二次脱离眷属院后发生了什么,去了那里,外人很难知晓了。

卢铁生说,自从印染厂停业后,厂子里约莫走了一半的人。在外面闯荡过的人回来就说,“我一天就赚你一个月的钱”。院内里的人徐徐都坐不住了,他也是出走的一员。

不外在卢铁生看来,工人们再就业的乐成率不高,“熟练工很容易就被替换,出去的人跟不上时代的脚步,只能被镌汰。”

有钱的人在外面买了房,没钱的只能继续回抵家属院。现在的眷属院依旧人声鼎沸,甚至比早年越发热闹。

在印染厂和眷属院交织的一条干道上,日日夜夜都有商贩在卖菜、卖小吃。每到薄暮,一块面积不大的健身空隙上挤满了磨炼的老人和刚下学的孩子——老人们有的闲聊有的带着孙子孙女,他们的一辈子都留在了印染厂;孩子们疯狂地追逐打闹,在李水师经由的那片篮球场上,几个孩子用红布条做成了一个秋千,那样的欢喜,好像旧时光里的伤心从未到来过。

印染厂一景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再回到李水师的家中,地上散落着昔时的民事裁定书的碎片,上面依稀可以看到“无刑事责任能力”、“由监护人负担”等字样。

角落里,一张发黄缺损的一寸照被灰尘掩饰。清算后可以看到,一个头发茂密、留着八字胡的男子五官规矩,双目有神。经由邻人识别,照片上的人正是李水师。

自从李水师失踪之后,可能再也没有人问津过他的屋子,只有一根丝瓜掉落在阳台。走到外面才发现,一楼的丝瓜藤胡乱生长爬上了他家的窗户,最后缠绕着没有玻璃的窗栏,着花、效果,又掉落。

除此之外,在漫长的岁月里,再无消息。

李水师的照片和掉落在阳台的丝瓜。 汹涌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打印]     [关闭]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360072
传真:010-68385752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63358
 鲁ICP备176527号-5 | 京公网安备:110401071768号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