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污水“毒死”万亩大闸蟹,谁担其责?

原题目:上游污水“毒死”万亩大闸蟹,谁担其责?

污水过境洪泽湖 2万亩螃蟹死绝

漫画/勾犇

一家之言

污水过境万亩鱼蟹死光,养殖户损失难以获得赔偿,这不仅是洪泽湖之痛,也是许多河湖配合的逆境。

日前,由于上游泄洪污水过境,导致江苏省泗洪县洪泽湖数万亩水产养殖区受损严重,其中临淮镇胜利村的万亩大闸蟹产区近乎绝收。

30日,宿迁市环保局公布了污水泉源的开端观察:两条污水河均来自安徽偏向。污染的泉源找到了,这有利于实时控制污染,制止更大规模内洪泽湖情况生态以及更多养殖户利益受损。

但这次向洪泽湖排污的两条河流均为劣Ⅴ类,在整条河都严重污染的情形下,要想准确锁定此次排污的元凶,并非易事。找不出元凶,意味着养殖户损失没人赔偿,他们一年的投入将血本无归。

流域上下游之间环保责任的差池等,导致泛起上游排污,下游“买单”的征象,这是水污染治理的一浩劫题。对此,现在许多地方都在实验生态赔偿制度,当上游来水水质稳固达标或改善时,由下游拨付资金赔偿上游;反之,若上游水质恶化,则由上游赔偿下游。这样的机制,有利于倒逼上游加大治污力度,破解了上下游治污投入和收益差池等的难题。

可是,类似的生态赔偿制度,多是各个各地区在自己区域内推行,一旦跨省,就难以行得通。就像洪泽湖一样,恒久以来,安徽有两条劣类污水河,源源不停将污水派向洪泽湖,但两个各地区至今未能坐下来协商,通过生态赔偿改变这个现状。

即便有各地区之间能够告竣共识,推动生态赔偿的实现。但执行起来,也并非易事。例如2016年,广东省划分与福建、江西两省签署了汀江-韩江和东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赔偿的协议。但由于跨省水质掩护和污染羁系的尺度纷歧致,水质交接目的难协调等问题,生态赔偿的执行不尽如人意。

显然,推动省与省之间的生态赔偿机制,仅仅靠相关各地区的自觉行动是不够的。在国家层面,需要举行强有力的协调。明确跨省界接壤断面的责任主体,明确赔偿要领和赔偿尺度,建设流域情况协议,由国家、地方配合出资,提高生态赔偿吸引力,推动整个流域的污染治理。

污水过境万亩鱼蟹死光,养殖户损失难以获得赔偿,生态情况很受伤,这不仅是洪泽湖之痛,也是许多河湖配合的逆境。尽快推动水污染生态赔偿机制周全普及,这才是制止上游排污、下游遭殃的基础之法。

于平(媒体人)

责任编辑:

2018-12-12 03:12:4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